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焦点资讯 >

2018年信托违约那些事:很多违约是从债市暴雷开始

加入收藏

2019-06-02 作者: 来自:

  2018年是金融监管年度,更是资管新规出台后的第一年,同样也是债券、资管、信托等金融行业风险事件频发的一年,伴随着2017年以来的去杠杆进程,2018年宏观经济 下行,企业的盈利能力下滑,融资渠道收紧,资金寒冬同样带来了违约潮。2018年的信托项目违约事件的发生的频次远高于去年,金额亦较去年出现较大增长,信托业发生的踩雷项目77个,涉及金额296.58亿元,信托行业 的“刚兑”招牌在监管严令禁止和风险事件频发的夹击中已经名存实亡。2018年发生违约问题的信托项目中,投向工商企业的信托项目53个,涉及金额181.57亿元。工商企业类信违约事件高发,尤其是上市公司 违约事件的发生牵连甚广。

  很多违约是从债市 开始暴雷的

  工商企业类信托产品 的风险事件往往是企业全方位的信用风险,同时会涉及对银行贷款 、债券偿还同样违约的情况,甚至某些企业还存在民间借贷的情况,由于其影响范围大,涉及金额高,且妥善解决该类事件的难度很大。2018年4月28日,盾安集团向浙江省发了一份《关于盾安集团债务危机情况的紧急报告》的红头文件,请求省政府帮忙度过危机,下半年连续发生:凯迪生态、神雾环保 (行情300156,诊股 )、大连机床、龙力生物、宏图高科 (行情600122,诊股 )、中弘股份、中科建设、乐视网 (行情300104,诊股 )、丰盛集团等网红 企业的暴雷,背后隐藏着的是多家信托公司 多家银行的集体踩雷。

  上市企业信托产品违约增加

  房地产 类信托和基础产业类信托产品的风险事件发生的情况相对较少,分别是7款和10款,涉及金额分别是23.8和33.3亿元。房地产类信托2018年以来的违约情况相对较少,风险尚属可控,因为房地产信托 项目都会有强抵押措施,一旦出现风险,信托公司可以迅速处置手上抵押的资产;政信类项目的违约的影响较大,其多隐含着地方的信用。2018年年初的云南某政信项目的违约事件,直接为“城投刚兑”敲响了警钟。其后,政信项目违约事件时有发生,且中央对地方违规举债问题进行清理,进一步打破了政信项目“政府兜底”的幻想。

  房地产信托产品较稳健

  2018年12月26日,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丰盛集团”)关于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持续发酵。公告称,丰盛集团及其旗下南京建工集团、南京东部路桥工程在内的5家公司由于流动资金紧张,“负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金额累计有12.8011亿元未及时还款”,已发生违约。

  负债率过高是近两年企业融资的难题

  机构受伤累累:8家信托合计涉及100亿!

  根据华夏时报报道此次涉及的债权人中,有中信信托 、长安信托、光大兴陇、上海信托等在内的8家信托公司。

  银行授信114亿,已全部使用!半年增加了52亿授信!

  根据丰盛的半年报 ,其银行授信总额相比去年年报增加了52亿,目前为114亿,而且全部使用了!天雷滚滚,半年增加了52亿,风控也是可以的!

从公告上可以看出一些信息

  从公告上可以看出一些信息  

  大量资金被占用,流动性严重不足

  其一:应收账款比重较大

  根据丰盛集团的半年报可以看出,集团应收账款、其他应收款和长期应收款规模持续较大(2018年6月末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14.41%、25.89%和18.88%),对资金形成较大占用。其中应收账款前五名欠款方合计占比44.37%,合计应收政府及平台企业账款达48亿元;其他应收款主要为对合作方的借款、往来款,其中对外借款及往来款余额89.80亿元。

  其二:集团公司的投资范围广,主营业务萎缩

  南京丰盛集团是一家多元化综合型产业控股集团,下辖30余家子公司,在职员工总数超过6000人。集团业务涉及地产开发、新能源 、医疗器械 、健康服务、生态农业 、贸易矿产、海外投资领域,连续多年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。其主营业务持续萎缩,另外涉及的六大板块投资并未给集团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,反而需要持续大量的资金投入。

  工商企业风险较大

  不完全统计显示,前三季度共公开披露的39起信托违约事件,其中工商企业信托出现信托兑付危机事件约24件,占比61.5%,成为兑付“重灾区”。

  “今年上市公司集中出现风险,一方面与其高杠杆运营,扩张过快、经验管理不善等内部因素有关;另一方面与去杠杆、紧信用背景下,企业融资难度加大,资本运作空间降低等因素有关。”袁吉伟称。

  从违约情况看,一家企业违约往往涉及多家信托。如7月,凯迪生态披露逾期债务共计约31.8亿元,涉及国元信托、浙金信托、湖南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的27笔信托贷款。

  也有一家信托公司同时“踩雷”多家企业的情况。如今年中粮信托 作为原告的诉讼有11起,合计涉案金额23.29亿元,涉及上海华信、中青旅 (行情600138,诊股 )实业、龙力生物、凯迪生态、东方金钰 (行情600086,诊股 )、中科建设等,这些风险项目多为2018年新增。

  风险并不仅仅在于工商企业。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,今年以来,信托业各类项目风险均有增多。证券市场部分个股出现闪崩,工商企业实体经济比较困难,地方融资平台时有违约,地产项目不太乐观。这种情况下,部分金融机构转向消费金融 倾斜。

  “今年政信违约数量也明显上升,主要在于治理地方债务问题,从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两端加强问责和处罚,地方融资平台融资渠道收窄,由于其资金期限错配较严重,资金链紧张,部分政府资金调配能力下降,相关风险逐步上升。” 前述华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称。

  他说,今年房地产项目仍处于严格调控,但由于整体销售情况较好,尤其是三四线城市,房地产企业并未出现明显风险。

  不过前述信托公司负责人称,商业地产 风险较大,但房企有比较实在的抵押物,违约后投资者没有那么焦虑。

  兑付压力仍需重视

  信托风险暴露情况与经济增长存在相关性。目前市场人士普遍认为,明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当前宏观政策也在进行逆周期调节。“明年风险情况,要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关政策的落实效果。” 一位信托公司信托业务负责人称。

  他认为,目前资本市场 不论是政策底还是市场底,均已基本见底;工商企业风险尚未有较大改观;房地产风险有加大趋势,不过政策已有松动迹象;政府项目在地方债发行后,或有所好转。

  “明年上半年可能还会有些风险暴露,一方面是政策时滞,另一方面目前市场信心不足。”另一信托公司副总经理称。

  今年确实是考验信托公司风险管理的“大年”,延期、违约事件远超往年。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以来共发生超过50起起信托违约事件,资金多达140余亿元,波及的信托公司多达20家。

  从融资方看,工商企业信托已经成为兑付危机的“重灾区”。诸如迪凯生态、龙力生物、哈工大集团等企业便涉及多家信托踩雷。企业的信用危机是目前兑付危机的主要原因,今年以来企业融资环境紧缩、渠道成本上升,使得流动性风险暴露,最终导致信用风险的集中爆发。

  从前我们常听到“打破刚兑”,但实际心理却始终相信信托公司一定会进行兜底。如果去看信托公司的网站或者产品资料,一定会在非常显眼的地方看到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,这其实就是信托公司在彰显自己的“实力”,也是对投资人的一种心理暗示。但事实上,我国并没有哪项法律条文规定信托公司进行刚性兑付,这只是信托业在发展历程中留下的弊端。

 

客服微信二维码
全新移动端
扫扫更方便